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百二十五章 北境之危解除

作者:欣然一笑T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    众人在平原上休息了一夜,徐锦宁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星星,平原上的星星似乎伸手就能碰触到,温丞礼的伤势太重,不能再在这里耽搁时间,可他们暂时没有办法离开平原。

    赵管事和徐锦恒在商讨抓捕蛮夷人,强迫他们说出离开的道路,这计划听着可行,可要实施起来真的是太难了,。

    为他们到平原以后那些蛮夷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,一个鬼影子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冰山里的那些尸体的确是徐锦恒他们的杰作,他们也是被逼急了没有办法,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逼迫蛮夷,蛮夷首领隆文德来到平原后就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听完徐锦恒说的话,徐锦宁提议要不要从天上飞出去,他们曾经在巫国制造出可以载人飞翔的机关雀,可徐锦恒却说这里都是平原,没有树木如何制作机关雀?

    “所有的方案都不可行,难道我们真的要被困在这里?”

    雪山前面风雪太大,机关雀无法载人飞过这么高的雪山,真是奇怪,一座雪山,两处风景,一片冰天雪地,一片绿意盎然,生机勃勃,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一直在这里等死吧?”徐锦宁捂着饿的发慌的肚子,从早上开始她的肚子就饿的咕咕叫的,那些草她实在是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她都好奇那些马儿、牛羊之类的到底是怎么把这些又苦又涩的草吃到肚子里的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,好像时间在这里不起作用,除了我们的头发和胡子一直长之外。”

    徐锦恒想要去摸自己的胡子,手放到下巴那儿才想起胡子被徐锦宁强制的刮掉了,说是看不惯。

    “皇兄,隆文德他们能躲在哪里?总不能隐藏在草地下面了吧?”徐锦宁说完,冷不丁的看向常青,“常先生,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说过雪山里有一条通道是通往黄渡城的吧?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提醒,温丞礼也想起来了,他起身对绰痕说道:“绰痕,若是让你搭乘机关雀能不能飞跃雪山?”

    绰痕嘴里叼着草,啊了一声,“可这里没有机关雀咱们怎么飞啊?”

    “宁儿,可还有别的方式可以制造机关雀?”

    徐锦宁摇摇头:“咱们这里除了广阔无垠的草地之外,啥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用这些草编制一个机关雀吧,那样别说站人了,说不定还没飞起来就散架了。

    徐锦恒认命似的叹口气:“都几个月过去了,我们始终不能出去,你们又能想到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徐锦宁耷拉着脑袋,“一定还有别的出路,一定还有的!”

    “将军,前面好像有什么动静。”有个士兵跑过来叫到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徐锦恒等人一起走向那有动静的地方,就见前面靠近冰川的地方有一片土地在轰隆隆的震动着。

    绰痕惊道:“难不成要这雪山要倒塌了?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看向稳稳当当的雪山,上面连一个冰渣子都没有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戒备,防止敌人!”徐锦恒冲身后的那几个侍卫说着,他们迅速将那块震动的地方围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那草地塌陷了下去,几个人从那儿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方无涯?”

    “上官仪?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们啊?”赵管事欣喜的站到前面去。

    方无涯把头上的草扔掉,吐了吐嘴里的泥土,“一言难尽啊,大皇子,您果然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劳烦拉一下?”

    绰痕和赵管事一人拉着方无涯和上官仪将他们拽上来,下面还有几个士兵,想来是从哪个通道里一路过来的。

    方无涯大致的解释了一下,原来徐锦宁他们离开军营当天,上官仪和周文羽二人就因为身上的毒太重昏迷了。

    他们找来军医正商讨这件事,就听说周文羽他们苏醒了,身体里的毒素好像也被人解了。

    给他们解毒的人还留下一封信,说明黄渡城内有一条通道直通往雪山内部,可拿着玉佩开启通道大门救人。

    他们就拿着玉佩去黄渡城找到了那条通道试了一下,没想到真的能通到这里,只是那通道已经很多年,里面很多石头和阻拦物,他们也废了一些时间才走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玉佩呢?”徐锦宁和温丞礼都猜到那黑衣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方无涯将那块白玉交给徐锦宁,“长公主,就是这块。”

    徐锦宁看到玉佩的瞬间,视线转移到温丞礼身上,却见温丞礼从腰间拿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白龙玉佩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两块?”

    徐锦宁选择了沉默,她默默地将玉佩塞到怀里:“既然通道已经打开了,咱们尽快离开吧,还得传信给宁都告知他们平安无事呢。”

    徐锦宁不愿意再提,其他人也不好问,只觉她跟温丞礼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被困在这里将近两个月的士兵们一听说可以离开了各个激动的不行,欢呼雀跃的都说徐锦宁是他们的福星,她一来这通道就打开了,一个个高呼着“长公主千岁,恒王千岁的。”

    温丞礼握紧了徐锦宁的手,一路护着她下了通道。

    通道真的很长,而且里面很黑,他们走了很久很久也没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徐锦宁忽然觉得这条黑漆漆的甬道就像是他们走过的那段黑暗,黑暗的尽头便是光明。

    从甬道里出来,迎接着他们的宁国的将士们,徐锦恒下令将这条通道炸掉永远埋葬,将雪山与黄渡城的联系彻底切断。

    雪山里的通道也被炸毁,那些蛮夷之人再也没有办法离开那平原,这下北境的危机算是彻底解除。

    徐锦宁等人在黄渡城里好好的梳洗了一番,徐锦宁才知道他们进山还不到七天,他们大概的讲述了一下山内发生的事情,凶险是挺凶险的但好歹人都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最让方无涯等人好奇的就是那聂白和女皇的事,徐锦宁一笔带过,只有她在冰室里的时间最长,知道的事情也最多,但她不愿意说大家也就全都不问了。

    晚上,洗完澡后徐锦宁躺在床上,看着手中的玉佩,明知道他不属于这个世界,却还是忍不住的去想他,那个人也是温丞礼,也是她爱着的人。

    心痛的很,徐锦宁深吸一口气,她没有过多的悲伤,因为她还没有悲伤的时间和权利。

    还是要先回一趟宁国,在外面漂泊了这么多时日,还不知道父皇那边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虽说宁都传来消息,巫国南疆那边已经派遣了神医前往救治和帝,但她还是不放心,还有下落不明的徐锦昭,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昭儿的下落。

    徐锦宁重重的叹口气,正好被进屋的温丞礼听到,温丞礼端着甜汤走进来,坐到徐锦宁身边:“这是阿澈刚刚煮好的,尝尝?”

    徐锦宁点点头,就着温丞礼的手喝了一口,确实很甜,可心里却是苦苦的,“你就不想问问关于这块玉佩的事情?”

    徐锦宁晃了晃玉佩,这是唯一能证明前世温丞礼出现过的证据了,“想听故事么?我可以给你讲,这个故事非常的长,而且非常的神奇,一般人听了压根儿不会相信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徐锦宁拿过他手上的甜汤放到一边,枕在温丞礼的肩膀上开始讲这个神奇的故事。

    温丞礼一开始听的时候还有些不相信,直到徐锦宁将手腕给他看,上面的红梅彻底消失了,这是不是说明女皇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?

    “怎么样?是不是特别充满戏剧性?”

    “可以写个画本子。”温丞礼的表情有些僵,看不出来他是信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毕竟还魂重生这种事情太荒谬了,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都有聂白这个人物,温丞礼都对聂白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温丞礼忽然提出了一个疑问,“如果死在冰室里的聂白是属于前世的,那今生的聂白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徐锦宁冷不丁的抬头盯着温丞礼看,忽然觉得背后有些毛毛的,一股凉意从脚底一直蔓延到头顶,“是啊,今生的聂白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冷?

    温丞礼见她表情如此严肃,心知这个问题不是个好问题,从他知道死在冰室里的人是自己的时候,他就在想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的问题!”徐锦宁深吸一口气,“难道黎皇后他们追的就是今生的聂白?”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……让人毛骨悚然了,而且他们都不知道那人现在藏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能猜到,那黎皇后说不定也能猜到。丞礼,阿臾国会是夏国的灾难,我提议你立刻先回夏国主持大局,我回一趟宁国之后再去追你。”

    温丞礼却笑着撩起她的头发:“你忘了,前世是因夏国的军都在宁国,夏国国内空虚才让阿臾国趁虚而入,而此刻,我夏国大军驻守皇城,宁夏二国没有出现任何兵力短缺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锦宁想也是,现在夏国有那么多大军驻守,阿臾国有什么胆量去攻打夏国呢?

    “聂白虽然死了,可左迁和德妃还活着,我来之前给丰禹留下了个计策,不知道他们现在抓住左迁和德妃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顺其自然吧,经历这么多,也挺累的,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