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24 难道是她

作者:扬帆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    自从端妃被关进大牢已经一月有余,除了陛下遇刺养伤,朝中大事都交由丞相治理,最大的事情就是贤妃怀孕。

    慕容义优刚登基没多久,再加上年少贪玩,所有的嫔妃没有一个怀有子嗣,唯有贤妃刚刚传出喜讯。

    只要贤妃将来生出的是儿子,将来就是稳稳的太子。

    现在但凡谁见到大奉国的丞相大人,都会比平常更加的恭敬,即便以前的政敌,现在也会腆下脸来向老丞相问安,因为这位不但是皇帝的老丈人,未来可能还会是下一位皇帝的亲外公。

    外戚专权这种事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,无论是谁,只要能跟龙椅上的人挂上钩,这辈子基本上可以呼风唤雨、富贵荣华。

    哪个家族跟皇帝攀上关系,一般也是家族兴旺,如何让人不先抱大腿呢。

    得意的不仅仅是丞相大人,这些天呆在寝宫里的贤妃,也是每天都有人来问安、赠送礼物,甚至宫外面的人都削尖脑袋,努力送来种种珍贵的珠宝首饰、绫罗绸缎和滋补药材。

    贤妃躺在寝宫的贵妃椅上,一边喝着宫女端过来的燕窝,一边听着小太监念着宫外送礼的名单:“礼部尚书余夫人特送来绸缎二十匹,百年人参两棵;户部侍郎送来玉如意两对,工部太尉余夫人特送来红宝石耳环两幅,蓝宝石项链一串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还有一个小宫女给贤妃捶背,贤妃半眯着眼,甚是满意的说:“这些人还算识相!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识相,巴结未来的皇后,甚至皇太后,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加的殷勤。”慕容义优不知道什么时候火火红红的走进来,身后还跟着卫沧和一众暗卫。

    贤妃大吃一惊,赶忙从椅子上爬起来,那动作灵活得一点儿也不像是怀有身孕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最让贤妃吃惊的是,说是遇刺养伤的慕容义优精神矍铄,器宇轩昂,一点儿也不像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由情不自禁的问一句:“陛下,你……你不是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爱妃你可以在旦夕间怀孕,那为何朕不可以在一天之内恢复呢?”慕容义优嘲讽的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贤妃的脸立刻一僵,支支吾吾的说:“陛下,臣妾……不……不知道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知道我在说什么?很快,你就会明白的,传太医。”慕容义优一扭头,让安公公把太医叫过来。

    安公公立刻带进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医,正是太医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他朝贤妃一施礼,“娘娘,奉陛下的命令给娘娘把脉,请娘娘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贤妃立刻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:“哎呀,我已经让林太医帮我把过脉,不需要再劳烦院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太医院的院长年过八旬,是历经两朝的太医,他不但医术高明,而且为人耿直,在宫中极有威望。

    只要被他确诊过的病例,基本上没有误诊的。

    :“

    老院长面无表情的对贤妃说:“娘娘,微臣只是奉命行事,请娘娘不要难为微臣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如此地步,旁边的慕容义优、卫沧和安公公都用带着几分愤怒的眼神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贤妃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无奈的伸出手来,让老院长把脉。

    一只苍老的手搭在贤妃的脉搏上,过了一会儿,老院长蹙蹙眉,对慕容义优如实禀报:“陛下,贤妃的脉并非喜脉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,接下来的事情皆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慕容义优阴沉着一张脸,负手而立,“爱妃,此事你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欺君是死罪,欺骗皇帝怀孕更是死罪之中的死罪。

    贤妃宫内的小太监想偷偷溜出去通风报信,却被卫沧堵了回来:“想去哪里?先保住你的狗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贤妃此刻已经跪倒在小皇帝的面前,此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    她比小皇帝大五岁,作为丞相家中的嫡女,自小便被培养成肩负一族命脉的重要之人,在外面要装做雍容大度,在皇帝面前要装得温婉贤惠,却从来没有人在乎她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陛下,当年你还未即位,臣妾便是太子妃,这么多年相伴陛下左右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可是,你可真正把臣妾当作你的妻子?真的宠爱过臣妾?”

    “哦?如此说来,你假装怀孕欺骗朕,还是朕的过错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么多年,我帮你打理后宫,你却娶了一个又一个,连蛮夷的粗鄙女人也奉为侧妃,可曾在乎过臣妾的感受?”一向温婉的贤妃眼中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“贤妃呀贤妃,朕为何给你赐这个名字?就是因为朕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贤德的女子,所以才放心把后宫交给你管。没想到你阳奉阴违,这么多年把持后宫,为控制袁溪海纵容他在宫中偷盗,还命他杀害梅贵人和温太医,甚至嫁祸过端妃。为了你的家族,甚至敢做出假装怀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如果朕不是假装生病,你的戏会如何接着演下去?是不是会收养一个婴儿,假装是朕的子嗣,然后等朕归西之后,让你的家族把那个孩子当作傀儡,让你们一族把持朝政?”

    贤妃听到这里,已经忍不住发起抖来:“原来……原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原来什么?原来我都知道是不是?”慕容义优不屑的说,“你真以为你比我年长几岁,就真的心智比我更强?其实朕一开始就怀疑你,否则也不会让水晴香来宫中调查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当水晴香查到梅贵人怀孕,温太医又身亡的时候,朕多半猜到此事与你有关,本来朕想让你主动交待,便会不再追究。没想到你不但不思悔改,还借机嫁祸给端妃,端妃是什么样的性子,朕比你了解。他们石家的人都是一个德性,情愿当你的面拿刀砍人,也不愿意在背后耍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朕所以借机把端妃和镇国公关进大牢,就是想看看朝堂上还有哪些魑魅魍魉,没想到朕的好岳父还真是忙,跟你里应外合,一心想除掉朝廷中的政敌。我假意遇刺,就是想看看你们爷孙俩还有什么诡计,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你们都是鸿鹄大志之人!”

    慕容义优的一番言语,揭穿了贤妃一族的诡计,也等于是给他们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“陛下,事到如今,臣妾只有一个请求。用臣妾的一条命,换整个家族的平安,你可以罚我们为奴为婢,发配边关,只求饶其不死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一脸阴翳,不留情面道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朕谈条件?”

    贤妃见大势已去,整个人瘫软起来,忽然,她的眼中迸射出愤恨的光芒,“不错,我是欺骗了陛下,我的爷爷也在朝廷里使了不少的手段。但是,试问哪个在宫里面生存的女人不勾心斗角?哪个在朝廷里当差的官员大臣,不会在背后使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?当年先帝不是想办法赶走了你皇叔,你会坐到龙椅上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卫沧喝斥贤妃。

    贤妃突然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哈哈……是我技不如人,本想骗过你,没想到却被你所骗。成王败寇,我认输。不过你以为后宫里面算计你的女人只有我一个吗?那些刺杀你的人可不是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慕容义优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我是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贤妃说完,一头撞死在墙上,鲜血染红了衣裳,也浸透了地面,甚至还溅了血迹在慕容义优的脸上。

    慕容义优有些错愕,但很快又联想到什么,自言自语般的说:“难道是她?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