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83章 小店虽旧,犹有人间正气

作者:梁少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手书城]

    https://www.aishushuo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在夏北的心里,对楚尘还是有种莫名的信任。

    从宋颜的生日晚宴第一面开始,夏北就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当时所有人都认定宋家三姑爷是个傻子,唯独夏北觉得,大概是这位三姑爷把其他人当傻子才对。

    夏北敲响了楚尘的房门。

    楚尘睡得有点迷糊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夏北瞪大眼,“你真的在睡觉?”

    楚尘翻了个白眼,走出小厅,“总不能是在骑马吧。”

    夏北“……”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宋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,你竟然还睡得着。”

    夏北有点佩服楚尘的大心脏,“小尘,你肯定有什么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楚尘一边动手泡茶,一边不慢不紧地说道,“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夏北立即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睡一个好觉,泡一壶好茶,等黄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自然就会上门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楚尘回答。

    夏北一阵无语地看着楚尘。

    楚尘越是这么说,夏北就越是心痒痒,想要知道楚尘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可是,楚尘偏偏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北哥,喝茶。”

    夏北试探了好几次,楚尘都是同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小尘,你不说出来,我会憋死的。”

    夏北哭丧着脸,说道,“你究竟在想什么,给我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楚尘愕然,“北哥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夏北幽幽地看了楚尘一眼。

    “如果黄家上门道歉,以后你叫我小北,我喊你尘哥吧。”

    夏北在外面认了不少小弟,但他可从来没有喊过别人一声哥。

    身为夏家子弟,心里或多或少有几分骄傲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昨夜的一场大雨,让宋湖的水都涨了很多。

    楚尘习惯了早起,沿着宋湖散步。

    平静的宋湖丝毫感受不到宋家如今正在承受的这一场风暴。

    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尘哥。”

    夏北顶着黑眼圈,走了过来,“我现在喊你哥了,你快告诉我,你有什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楚尘呆了。

    这个夏北,也实在太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整个夏家好奇宝宝一样。

    看这个样子,大概是一整晚都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“北哥,你怎么没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不告诉我你的对应之策,我就在宋家长住了。”

    夏好奇宝宝有股耍无赖的气质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,反正也住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楚尘笑吟吟地回答。

    夏北眼眸的幽怨之色更浓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黄家封杀宋家的事件还在禅城发酵。

    “夺青盛典上,楚尘意气风发,目中无人,当晚的晚宴,更是在黄府门口撒野,我早猜到,会有这么一天,只是没想到,这一天来得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叶少皇等几人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宋家已经被踢出禅城商会,宋家旗下各个项目,都在一夜之间遭到了打击,用不了多久,禅城,不会再有宋家。”

    荣东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开心。

    在被楚尘踩在脚下的那一天开始,他就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天来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。

    毕竟昨日楚尘才在采青盛典上面大出风头,得到了黄老爷子的称赞。

    可最终将楚尘推向深渊的,也是黄家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这可也是一个俘虏宋三小姐芳心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钱步绍嘿嘿地一笑,“当宋家破产,一无所有的时候,叶大哥可以收留宋三小姐,宋三小姐这般姿色,叶大哥不品尝一回,实在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叶?少皇的眼眸抹过了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起宋三小姐的容颜,下意识咽一口水。

    “不出一周,宋家必定会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叶少皇满眼的期待。

    黄府。

    黄玉欻的心情非常愉悦,手中葡萄美酒,同时刷着手机的信息。

    每一个关于各家打压宋家的消息,都让黄玉欻有种灵魂都升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??楚尘,我倒要看看,你的拳脚功夫,能不能救得了宋家。”

    黄玉欻嘴角冷冷地上扬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享受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尽管昨天被楚尘踩下,可现在,他又站在云端之上,期待着宋家这只蝼蚁会如何去挣扎。

    黄府地另外一处阁楼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大伯出手倒是果断,短短的一夜之间,就让宋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”

    黄秀秀感叹,脑海中还浮现起昨日大雨之中的那一场战斗,那个单手撑伞的无敌青年,会这样束手认输吗?

    不过,黄秀秀也实在想不到任何宋家还能翻盘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早知这样,哥昨晚,也没必要跟楚尘道歉。”

    黄秀秀说道。

    黄玉海的眉头紧皱着,“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一个生辰八字就能够让他的师尊奎临道尊直接弃他而去,楚尘的身份,绝对不仅仅是宋家的上门女婿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黄玉海猜测,楚尘最终的倚仗,是他背后奇门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一次,就能够看见楚尘的真正底牌了。”

    黄玉海自语。

    ??“哥,你觉得……楚尘还有底牌?”

    黄秀秀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黄玉海道,“楚尘给我的感觉,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黄玉海坚信,能够三番四次让他吃瘪的人,不会那么轻易被黄阳的一句话击倒。

    更何况,昨天楚尘单枪匹马,就连黑曜堂都拦不住他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楚尘都底限在哪里。

    一场风暴在禅城掀起,宋家,一夜之间处于风暴中心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黄江鸿从书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近几年来,黄家的生意都已经交给膝下七子打理,自己乐于清闲,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书房看书写字。

    餐桌前。

    黄江鸿拿出了七两杯子,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昨天那一杯酒下去,黄江鸿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恢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自从得到怪病以来,黄江鸿竟然会在夜里被噩梦惊醒,背后冒冷汗。

    可昨晚,黄江鸿睡了一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酒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黄江鸿看了一眼酒坛子,有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么常见的酒,竟然可以治好自己的病?

    黄江鸿又喝了七两。

    身子里那种恢复的感觉,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黄江鸿站了起来,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两天你的精神真好。”

    黄家的一个保姆收拾餐桌的时候,忍不住说了一声,“胃口都比平时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黄江鸿哈哈地一笑,“肖姨,你认准这个牌子的酒,等会给我买一坛酒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尘说过,要连续七天,喝七两酒。

    莫闲也对他说,他的病,七日之内,会有转机。

    黄江鸿已经对这句话,深信不疑了。

    保姆对黄江鸿的话不敢怠慢,飞快地出去,买了一坛酒回来。

    “倒满这里。”

    黄江鸿吩咐保姆将新买的酒倒下了楚尘送来的酒坛。

    傍晚,心情大好的黄江鸿离开黄府。

    车子徐徐地驶入了一条老街,在星罗小店前停下。

    黄江鸿下车,星罗小店的大门紧闭着。

    黄江鸿抬起手,刚想敲门……“这位客人,请回吧,小店已经打烊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无忧清脆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闻言,黄江鸿莞尔,轻轻地一笑,“小无忧,是黄爷爷,快开门。”

    黄江鸿的心情极好,想迫不及待要跟老友分享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黄老爷来了,不过……我爷爷说了,星罗小店,容不下大神,很抱歉,黄老爷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落,黄江鸿愕然了。

    半晌,黄江鸿有些迷糊,敲了敲门,“小无忧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声音明显带着未平的怒意,“小店虽旧,犹有人间正气。

    实在却难容恩将仇报之徒。”

    (免注册),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